蓝蓝蓝鸟

凹凸早就爬墙了!不要为这个fo我了!!
Voltron是个好东西!Keith是我的小天使!!!
目前漫威黑,一日不给我鹰眼我一日黑漫威。
SW激发我所有的写作欲望。
DC蹲坑养老,日常辱骂编剧。
大悲女孩,沉迷音乐剧中。
lams和ER真是rio到我磕到中毒。
写过的文画过的画都是我的墙头,还有很多。

【一人之下】 称呼 (王也诸葛青非cp向故事)

一发完

——————————————————————————————————

“青,给我讲讲你那个男孩遇到的那货A呗。”

很久以后傅蓉问他这个问题,像是打趣,女孩短发摇摇晃晃在耳边打着弯,笑眼弯弯透出股子狡黠,诸葛青笑了笑问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狐狸精了?”

“哟,说的我身边不就是一个吗。”女孩撇着嘴反驳,诸葛青愣了一下。

诸葛狐狸。

当初王也就是这么称呼他,嘴唇一嘬一展就是狐狸这个词,说这话的时候王也总是梗着脖子一副只要空间就能给你来个标准北京瘫的样子,眼神柔软困倦还带着点笑意,不知是调笑还是逗趣,垂下的发丝弯弯绕绕耷拉在眼前,他看起来总是累的,疲倦而柔软,人前那个硬抗通臂金刚的太极大师摇摇欲睡站在他旁边,那时候他们不甚熟悉,也没有风后奇门碾压武侯奇门和他自尊心的一战,只有他无意间遇到快要睡着的道长,垂着头落下的黑发摇曳着挠人心。这是个什么人啊,诸葛青想,他怎么就能这么轻易把柔软的一面暴露给别人呢。

一身道袍空袖翻飞,发丝垂落尽显墨色,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还不打紧,整日一幅没干劲儿的样子像是下一秒就能立刻倒地周公梦蝶,诸葛青只曾远远看着那一身灰蓝道袍在他眼前闪动,一点一点挪出他的视野,倒不是说有什么不对,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身旁白扯着衣角催促他向前,他也就随之去了。

 “男孩和A相遇在一场战斗上。”诸葛青开口了,“男孩此前从没认为这人会是一个棘手的对手,但等他们对上,他发现A比他想象的厉害得多,不仅是力量,更是别的东西,心境,性格。”

诸葛青觉得自己从没看透过王也这个人,明明是同辈,却一股子老年人的平稳心境,如此也就罢了,却又有年轻人的心气,那天赛场上王也垂着头看着他,眼角眉梢都舒展开来,一字一句道:“武侯是我最敬佩的前辈。”他是北京人的高个子,弯下腰来又平添几分温和,落下一片暖色的阴影在诸葛青脸上,王也看着他,眼神既无疲惫也无严肃,仅仅在展示他的心境,他的憧憬,他的抱负,却无缘无故让诸葛青在心头长叹一口气。

不要把你的内心这么轻易的展示给我看啊。

“是武侯奇门输了。”

当真如此,他没有继承先祖的志向,却被另一个武当山揣着手闲散的道士承了去,但王也谈及这份心境却眼神清明如同碧水见底,一片真心剖的干脆利落,王也啊王也,我从未向你展示真心,何必要向我展示呢。

真是让我欠了你啊。

“然后男孩毫无悬念的输给了A,他心有不甘却想接近他了解更多东西,学会他打败自己的力量,不能让自己家族的骄傲如此轻易的折损在这人身上。”诸葛青接着说,“起码一开始他是这样觉得的。”

“老青啊,你说你这个人啊——”

他们之间的称呼变了一遍,诸葛狐狸成了老青,王道长变成了老王,没有谁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或许是王也搓着手说我改了你的命格的时候,坐在他身边没敢看他,帽檐底下的眼皮慢悠悠的半阖在眼睛上,碍事的发丝让诸葛青没看得清王也的眼神。或许是在去碧游村的车上男人一个电话砸过来,拖着语重心长老生常谈的语气又隐晦的想劝他的时候,那时候车窗外是黑的,城市的灯光慢慢飘远,他想象王也站在什么地方和他说话,他身边有太嘈杂的声音,大排档,还是夜总会?接着王也的脸重合起罗天大醮上那张垂下来对着他认真脸庞,他突然失了回话的耐心,生硬的打断王也接着想说的话。

输了。

或许是碧游村王也震惊的问他“你不是想要留下来吧”的时候,他睁大了眼,难得的巨大情绪波动,他说不是,到底是不是个谎言至今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只知道那一瞬间脱口而出的便是这个答案,至于神机百炼,那一瞬间在他脑子里是决然不存在的。

接着是那场和上根器们的交手,他在马仙洪身边看到奇门阵中的王也,乱金拓一气镇住八位上根器,乏力的喘气,脚步却没移动半分,他抬头看了一眼诸葛青的方向,诸葛青看到他眼底留下的乌黑。

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他突然想问这个问题,同为术士,他明白篡改天命的结果会是什么,和他一起呆得太久连他都已经习惯了王也永远乌青的眼眶,但那一刻他确实是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他到底燃烧了多少生命,只是为了一个该死的大道?为了个苍生?

这话无论谁说出来做起来都会得到他一句“疯子”的回应,但王也是不一样的,诸葛青再一次想起罗天大醮上的脸,他说那话的时候温柔安静,如果是这个人去做,他是相信的,他也愿意去相信。

接着冲天的火焰卷过地面,他却没等到王也的离开,男人走出来,怂着肩膀疲惫的坐下,诸葛青再一次看到那双疲惫柔软的眼睛,他说“放老青走,你想要的东西我给你,包教会。”

你为什么要这么拼?

诸葛青差点把这话吐露出来,他有自己的私心,他不想离开,神机百炼的诱惑力足够吸引他留下,但王也信着他要带他离开,也就无论如何都要他离开。

你到底是为了我,还是因为你愧疚?

他最终没有问出口,因为马仙洪的笑声打断了这一切,诸葛青跟着他离开之前没有回头看王也的身影,那人坐在树下,他感觉不到是不是有目光跟随着他。因为他的心思早已冒出了另外的东西。

他记得王也不肯交出风后奇门,即使那时他的亲人正面临威胁。

“男孩不懂这世界上怎么会有A这样的人,他似乎没有私心,他永远是给别人挡住风雨的人,永远思量着他人好的人。可男孩不是,他觉得他甚至不配站在A那样的人身边,他永远心向世人,甚至不管自己到底受了什么伤,男孩觉得他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玩死。”

“那A把自己玩死了吗?”

傅蓉顺口问了一句,下一秒却僵了脸色,她心里咒骂自己把不住嘴一时嘴皮子薄,转头却看着诸葛青眼角弯弯对着她微笑。

。”

他依稀还记得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王也这么叫他的时候,他的声音难得的疲惫悲哀,披散的头发从肩膀轰然滑落。

“走你自己的路吧。”

他那么说着,竟是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诸葛青看着那头墨色长发晃动着沾上血色,肩膀艰难的上下耸动,他还是在他前面走着,懒懒散散,下一刻就像会倒下去周公梦蝶,终是没有再伸出手去。他想要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于是便思索着王也的脸庞,还会不会是那日那张温柔的脸,温润的目光。

“你猜猜吧。”他对着傅蓉笑起来,亲昵的吻在女孩脸颊。

FIN


——————————————————————————————————


只是想写写他们的羁绊以及对于彼此的重要,我觉得他们真不会凑出cp来,仅仅是别的更深的感情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蓝蓝蓝鸟 | Powered by LOFTER